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强效春药
强效春药
「呜。。」洛彤发出难过的呻吟,慢慢苏醒,只觉得头好沉。慢慢的张开眼睛,回忆起昏迷前所发生的事情。

  就在刚才出门扔垃圾要关门的同时,门外突然冲进两道人影。洛彤被一块布乌着嘴,还来不及反应,一股味道冲鼻而入,洛彤觉得眼前一黑,立刻就失去知觉。

  挣扎了一下,发现手脚都被绑起来了,随即冷静的观察四周。虽然没有开灯,窗户也被木板给挡起来,不过这并不阻碍洛彤的视力。从房间内只有简单的摆设来看,以及一股浓厚的味道刺鼻,洛彤可以肯定自己被关在一个不常被使用的房间,而生理时钟告诉自己,现在是中午左右。

  洛彤试着移动自己的身体,一蹦一跳的来到门边,靠在门上倾听门外的动静。

  「风流,等下怎么料理那个马子。」

  「你急什么阿超,人家可是有背景的,一个不小心你就翻不了身了。」「哼!我就不信,那药一用下去,他能撑多久。哪个被药用下去不是服服贴贴的。」「小心使得万年船,那马子也该醒了,等下我去拿药就去料理她。」接着是两人的笑声,以及一阵脚步声。

  洛彤赶紧回到原位,装作还没醒过来。

  不久后,门被打开了,光线从门外照射到洛彤的脸上,使洛彤脸上感觉到温热,也令洛彤更加紧张,因为逃脱的机会只有一次。

  「风流,你不是说这马子该醒了。」

  「嗯。。。」风流没有讲话。

  听到风流没有回话,洛彤心中闪过一丝不安,好像自己的计划被她看穿了。

 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,洛彤的神经也渐渐紧绷。感觉到自己被碰触的瞬间,洛彤使尽全力,将头往那人的肚子撞去。

  让洛彤错愕的是,原本因该被撞到的人,却站在自己五步以外的地方。

  「好机伶!可惜还是差了一点。」

  因为逆光,所以要洛彤瞇着眼才看的清楚讲话的人。长的斯斯文文的,脸上有些胡渣,此时脸上带着令洛彤看了不舒服的微笑。

  洛彤惊觉!不是因该有两个人吗!在来不急闪躲的情形下,洛彤突然被从背后抓住,接着手臂一阵刺痛,一股凉意窜到洛彤全身。

  转头一看,一根注射桶,里面透明的液体正缓缓的注射进自己的体内。「你。。

  你们要干什么!!」洛彤大吼,并且不断的挣扎。

  「没什么,那只不过是可以让你的身体稍微敏感一点。」风流慢条斯理的说着。

  没说的是,那药也会刺激脑神经,再一定的时间内特别灵活,对所有发生的事情会印象深刻。

  阿超一放手,洛彤整个人就瘫在地上,充满敌意的目光直视着风流以及阿超两人。

  「洛彤小姐,你不用这样看我,我风流但是可不下流,绝对不会强行侵犯,但是如果是小姐请求的话,那我当然是义不容辞。」风流脸上依旧挂着让洛彤厌恶的笑容,慢条斯理的说着。

  「你。。。无耻!」药效开始发作了,洛彤咬着牙,忍耐着身体里的那股燥热。整个人缩成一团,微微颤抖,身体发出渴望被碰触的讯息,令洛彤难以忍耐。

  「何必忍耐的那么辛苦呢!只要你说一声,我们兄弟俩会很体贴的帮你服务。」风流缓步来到洛彤身前,蹲下来,手在洛彤的腿上游动。

  「嗯~!」风流的动作让洛彤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声音。「你。。最好是快放了我,我可以不追究,我的家人一定马上就会发现我不见了,到时候你们就完蛋了。」洛彤很想让自己的威胁更凶狠。只可惜,此时洛彤,红着脸,双眼也因为药效变的迷离,实在一点说服力都没有。

  「放心,等一下我们会请你打电话跟家里的人交代的。」「你。。想的美。」不停的扭动,想逃开风流的抚摸。身体渐渐变的陌生,一种莫名的渴望冲击的洛彤的心灵。

  风流停下手,不再抚摸。「到时候就知道了!」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。

  失去风流的抚摸,洛彤反而觉得更难受,差点就要脱口请求风流不要停止,硬是咬住嘴唇不出声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让洛彤觉得好漫长,风流与阿超两人站在一旁聊天,像是忘记还有洛彤的存在。

  脑袋乱哄哄的,像是有把火在烧一样,洛彤目光无法抑制的看着交谈中的两人,几次想要呼唤的冲动都差点冲出口。

  洛彤的神情,风流跟阿超都看在眼里,眼见时机差不多成熟了。「阿超,我看我们把这马子关个一天再来好了。」从眼角看到洛彤那脸色大变的样子,让风流更加得意。

  「是阿,反正药效持久的很,有的她受。」阿超的话一说出来。洛彤张开嘴一阵子,什么话都没讲又闭上了。

  洛彤乱了,看着两人往门走去,洛彤更急了。无法思考,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比让两人满足自己更重要了。「别。。别走!」话一出口,洛彤竟然觉得解脱!

  「欧!」风流与阿超回头,一副看好戏的神情。「不知小姐有何吩咐。」「请。。你们。。侵犯我。。」越说越小声,脸也埋到自己胸前。

  「阿超你有听到吗?」

  「是我们听错吧!风流还是出去吃一顿好料的比较重要。」「没错,没错,出去吃一顿好料的比较重要。」洛彤抬头看着两人,眼神不断变换,有犹豫、有挣扎、有懊恼、有羞辱。最后终于还是被欲望征服了。「上我,强暴我,侵犯我,求求你们!」洛彤不故一切的大喊,眼角来滴下了几滴眼泪。

  「我们怎么敢侵犯小姐冰清玉洁的身子,我看我们还是去吃饭吧!」风流装成一脸为难的样子。

  「就是阿!先不说小姐是那么高贵美丽令人不敢侵犯,要是被你家的人知道,我们两可是会很凄惨!」阿超也作势将手放到门把上。

  「不!不要走!求你们,要干我,虐待我,怎样都行,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!」洛彤爬到两人脚边哭求着。

  「唉呀!阿超你听听,这真的是我们高贵的洛彤大小姐吗!」一脸惊讶的样子。

  「天啊!看那样子跟一个欠干的婊子没有什么不一样!」两人的话,狠狠的冲击着洛彤的心,闭上眼睛,将眼泪往里头吞,洛彤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到过去了。

  风流知道不好太过分,万一洛彤受不了羞辱自杀那就不好玩了。「阿超啊!

  既然这婊子都这样讲了,不干她也太对不起她了。」「先来服侍一下它吧,等一下才好让你舒畅。」风流抽出已经硬起的棒子。

  洛彤立刻将风流的棒子含在嘴里,一股男性的味道扑鼻而来,在药物的影响下,洛彤的身体将这味道深刻的记下来。

  阿超则是将洛彤身上的衣物撕裂,把玩着双乳。

  男性味道的刺激,含着肉棒的满足感,双乳被抚摸所产生的快感,在药物的作用下,被放大了数倍,烙印在洛彤的身体里,只是洛彤不自觉而已。

  小穴逐渐湿润,阿超也不招呼,突然的将肉棒给刺了进去。

  空虚的下体被突如其来的肉棒给满足,洛彤不但更卖力的帮风流口交,也摇摆着屁股配合阿超的进出。

  正当洛彤开始沉醉的同时,风流将肉棒从洛彤的口中抽出,阿超也停止抽动,让沉醉中的洛彤悬在半空中,得不到解脱,开始着急。

  「别。。别停,干我,我要肉棒!」洛彤现在满脑子就只有想着如何追求快感,目光的焦距定在眼前的肉棒上。

  风流再次将肉棒举到洛彤面前,一边看着洛彤帮自己口交,一边说着。「好好享受这三天的假期吧!之后,你将变成一个爱上口交、精液的婊子。」说完也在洛彤的口中交出今天第一次的精华,并且要洛彤含住,不准吐也不准吞。

  刚开始洛彤还觉得腥,几分钟后洛彤习惯了,竟然还有一种想要吞食的欲望,但是也不能吞,只好含着精液。

  风流射出第一次之后并没有软化,随即洛彤的背后,摸摸敏感的菊花。

  「唔!!」洛彤开始感到恐惧,因为她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非常的可怕,因为风流才刚把肉棒抽出去,洛彤就开始想念含住肉棒的感觉了,嘴巴都这样了,洛彤不敢想象要是连菊花都被攻陷,自己还有办法逃离他们的魔掌吗!

  看着洛彤恐惧的神情,风流当然知道洛彤在怕什么,跟阿超相视一笑,强势的进入菊花。

  「唔!!!」快要裂开般的撕痛,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。

  「真紧!」菊花不断的收缩,将风流的肉棒紧紧包住。

  「天啊!小穴更紧了。」阿超也感受到那剧烈的收缩。

 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的侵犯着洛彤。痛苦与快感交织,洛彤已经分不清痛苦与快感了,双重的快感袭击着洛彤,一波又一波的冲击,洛彤已经陷入毫无边无际的郁海当中了,天堂般的快乐袭来,洛彤无力的摊在那。

  风流跟阿超前后射在洛彤的嘴里,让洛彤含着一口满满的精液,并且要她慢慢的吞食下去。洛彤也不在觉得恶心,反而觉得精液非常甘美,主动用舌头搅拌品尝,在吞下去,最后还觉得不够主动清理着两人的肉棒,吸取剩余的精液。

  这一切,阿超被都用数字相机一一拍下来,洛彤甚至还对镜头露出妖媚的微笑。

  【完】